天才一秒记住【泡书吧】地址:paoshuxs.com

周恒也松了口气,正要说什么,凉风吹进来,忽然顺势把房间门吹得关了起来。

书桌子上的粉色的矮蜡烛被吹得晃了晃,但竟诡异地没熄灭。

一股子甜腻的香味又晕过来,周恒突然脑子“嗡”了一下。

然后,她顺着卫恒浑浊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那一盏红蜡烛上。

他仿佛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颤抖着扑过去要灭了它,却踉跄着跪跌在地。

周恒明白了,骂了一声—“干!原来是这脏东西!”

她寒着脸,抓起湿透的毛巾,狠狠扔过去盖在那蜡烛上。

蜡烛没了空气,终于灭了。

她本来以为是唐珍珍给卫恒灌了药,这香气只是唐珍珍身上的香水而已,谁知道原来连蜡烛都有催情的作用!

但是,这种东西怎么会出现在内地?还好自己闻得不多!

她皱眉看向跪跌在地的卫恒,厉声说:“你中药太深,别乱动,不然我只能把你捆起来!”

卫恒这次听话了,没动。

周恒松了口气,这家伙中了药物之后力气大得可怕。

她慢慢走过去,嘀咕:“一会我先报警,然后把你送医院去打吊针。”

队长把车给了她,怕是一会赶过来还得要点时间,她得先把卫恒送医院才行!

走到卫恒面前,就见他隐忍地捏紧了拳头,额上青筋毕露,低低喘息,像隐忍的兽,可眼神似乎没那么浑浊了。

周恒慢慢蹲下来,伸手打算架着他起来:“你先起来,我扶你去卫生间,淋个冷水澡,能好点!”

谁知道,她才伸手架着他起来到了一半,卫恒却踉跄了一下,向一边的床上倒了过去。

“小心!”周恒赶紧拉住他,一低头,却见他军装湿透,狼狈地半跪在床上。

“走……开!”男人俊朗阳光的面孔满是隐忍的痛苦,剑眉紧拧。

他短发刚才被水淋透了,湿淋淋的水珠顺着性感的脖颈落在锁骨。

然后一路穿过他凌乱军装间起伏的厚实胸膛,然后流淌向壁垒分明的小腹。

周恒愣了愣,忽然觉得这片风景,让她有些移不开眼。

靠得太近,他喘息之间,除了男性原本气息,还夹带着就一股子细微的甜腻香气喷出来。

他每呼吸一下,她莫名其妙地脑子就跟着糊一下。

然后连心脏也跟着他的呼吸诡异地越跳越快,身体也跟着热了起来。

阿恒忽然觉得眼前的男人,真是——看起来很好吃哎……

她眼睛里泛起不正常的红血丝,不由自主地低头循着那甜腻的香气,凑到他好看的唇边,然后……

阿恒忽然一口咬下去。

“唔……!”男人被咬痛,脑子一下子又清醒了点。

卫恒模糊的视线对上一双微微翻红的野性又漂亮的眼睛,怔了片刻。

他忽猛地下意识推她:“你……是谁……”

他脑子再昏聩,都隐约记得这个是男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重生七零再高嫁》转载请注明来源:泡书吧pao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神女赋

神女赋

醋溜土豆丝
江湖便是你我的故事,是武道的上下而求索,是孤寂路上一道清冽甘泉。这个江湖有你有我,有数不尽的英雄人物,有看不见的恩怨情仇。莫言年少轻狂,这一路江湖,自当执剑以破万敌。
言情连载93万字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引路星
作为一个长得好、家庭背景也不错Beta,段嘉衍顺风顺水浪了十几年,直到高中遇见路星辞。路星辞家世比他好,人比他高,篮球打得比他好,学习更是甩段嘉衍八百条街,就连段嘉衍的狐朋狗友,偶尔也会忍不住夸赞路星辞几句。最重要的是,段嘉衍盯上的姑娘,坦言自己喜欢校草路星辞多年了。段嘉衍从此单方面看不顺眼路星辞,直到有一天,他拿到了自己最新的体检报告。他是个分化迟了的Omega,因为分化得太晚,人给憋坏了,Al
言情全本55万字
嘉平关纪事

嘉平关纪事

浩烨乐
一场尘封十年的旧事,让嘉平关城笼罩在阴霾之下,家国之情、兄弟之谊、恋人之爱该如何取舍,面对家国安危,众人的命运又该何去何从......
言情连载760万字
谁把谁当真

谁把谁当真

水千丞
一个风流薄幸、肆意游戏人间一个历经千帆、理智凌驾感情这场由“及时行乐”开始的关系,逐渐演变成兵不血刃、攻心为上的较量,他们互不信任却又互相吸引,在...
言情全本58万字
唇间

唇间

顺颂商祺
口欲期假正经黏人攻x很会撩直球画手受“停滞在口欲阶段的人,可能会沉溺于咀嚼、抽烟、接吻等活动。”发生在热带的故事。魏予怀×楚和,假正经但成年口欲期精英×超会撩温柔直球注:设定本质来源于弗洛伊德,但本文有私设和参考,小甜饼而已,没啥医学依据哈~
言情全本23万字
暴君的宠后

暴君的宠后

烟云绯
晋江VIP2020-07-09完结总书评数:335当前被收藏数:2623营养液数:83文章积分:29,807,942文案:少女本是胤朝千恩万宠的小公主,娇艳动人,一朝宫闱秘辛揭发,她并非皇室血脉。阴暗可怖的地牢里,新帝宇文允一身黑金锦袍,姿态高贵清雅。凝她半晌,道:“诺儿,跟我回家。”她真的跟他走了。之后的相处,她也像小时候一般依赖他,亲近他,把他当哥哥,却不把他当男人。后来。“二哥哥,我喜欢你。
言情全本3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