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瑞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泡书吧pao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连夷神色淡淡,他起身来,转头看向正在偷笑的丁香:“随鹤白去取书吧。”

丁香立马敛了笑,恭恭敬敬地应了下来。

这日,井明真来见汤宝儿,与他随行的还有井明时。

“我在这儿等你,就不进去了。”井明时坐在廊檐下的秋千上,神色淡淡。

她见井明真看着自己,又道:“你看我做什么?还不快进去见你心心念念的宝儿妹妹。”

“我还约了静平姐姐呢,你快些。”

井明真无奈地应对她的催促:“我知道了。”

说完他便踏进了屋子。

先前便有人来禀报了,所以汤宝儿并不意外。她坐在屏风旁,看着少年走近:“快坐,这茶是丁香刚沏好的。”

井明真坐了下来,二人面对面。

他也不着急开口,端起清茶喝了两口后,他才掀眸看着汤宝儿:“不日我们便要回城了。”

井、汤两家已经开始在筹划回城了。

汤宝儿嗯了一声,她看着面前的少年郎,笑着打趣:“怎么?莫非你不想回去?毕竟在寺中,你可以不用日日上学下学,还可以睡懒觉。”

井明真也笑:“倒也没有这样安逸,我娘还是日日拘着我,不许我疯玩,每日给我定下了作业,若没有完成她交代的,定没有我的好果子吃。”

汤宝儿说道:“宁姨也是为了你好。”

只这一句话,二人便再没有说话了。

井明真很茫然在想:为何幼时两小无猜的人,如今会相对无言?

“宝儿。”他倏地出声。

“嗯?”对面少女抬眸看他,杏眸里盛着明媚的光。

因着不出门,她随意披着一件藕荷腊梅广袖长衫,一头乌黑光亮的发髻用一根碧玉簪子随手挽在头顶,有几缕青丝落下,更添娇媚。

美人珠圆玉润,曲面丰颊,乌髻雪肤,绣屏斜倚,看得井明真呆了眼。

汤宝儿微微拧眉:“什么事?”

“我是想问你......问你......”井明真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亦没有这个勇气开口。

他想问她,是不是不想嫁给自己,为什么不想呢?

但他又转念一想:或许成了亲就好了,成了亲,她就知道自己的好了。

“没事。”井明真笑笑:“马上要回城了,我娘张罗着,要在后山办一桌筵席,大家一块儿吃吃饭。”

汤宝儿挑眉:“筵席定有荤腥,这是寺中,怕是并不妥当。”

井明真耸耸肩,毫不在意道:“在后山,又不是在寺中,有何不妥?”

后山到寺中,也就一刻钟的脚程。

“你到时一定要来。”井明真笑着往前倾了倾身子,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我盼着你来呢。”

鼻尖萦绕着少女身上的冷香,这让少年不禁有些心猿意马。

汤宝儿嗯了一声,她捞过旁边的书在手中摆弄。

“你什么时候也爱看书了?”井明真笑着揶揄:“我只当你只会在外边儿的铺子上吆喝,没想到你还爱看书。”

汤宝儿是不爱看书,但有慕氏严厉管教,她看过的书恐怕不比井明真少,又听他措辞不当,加之二人之间还横着一道婚约,这让她心中起了烦闷之意。

虽然她知道井明真此人没有坏心,他从小就是一根筋,嘴比脑子快。

可她还是心里不得劲儿,不能发作,只能憋着,于是这让她更郁闷了。

偏他还在喋喋不休:“宝儿,我想,我们的婚事在回城后就会有结果了。”

井明真笑意愈发明盛:“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这时芍药进了屋子,脸色有些不太好:“二公子,井姑娘问您还要多久,她还有约在身。”

井明真这才依依不舍地站起身来,他看着少女,叮嘱道:“宝儿,到时后山的筵席,你可一定要来。”

汤宝儿回以一笑。

待井家兄妹走后,汤宝儿支着脑袋,看着芍药,面上漾着浅浅的笑:“是不是被井明时说的话给刺到了?脸色这么难看。”

芍药蹲下来,收拾着桌上的茶具,颇为不满道:“姑娘可是不知道,那井明时说话简直太过分了,好像来咱们这儿,是她纡尊降贵、是我们的荣幸一样。”

汤宝儿调侃她:“我以为只有丁香才会被刺到,原来似你这样沉稳的人,也不能忍受。”

她说罢,扭头看着旁边的屏风,幽幽叹了口气:“可见她的言辞有多刻薄难听。”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