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下午的游乐园,人流量不大,天色刚刚变暗没多久,广播就开始提示游客尽快离场,以免出现滞留。

纪雪城慢慢走出游乐园大门。

路灯把她的影子拉得很长,颇有形销骨立的飘忽感,这会儿和日中的阳光明媚不同,气温下降得厉害,风一吹,她便缩了缩脖子,拉紧身上的外套。

“今天,真是辛苦你了。”一个面容温婉的女人走在纪雪城身边,手里牵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我女儿天生爱闹腾,实在是麻烦你照顾了。”

纪雪城从刚才的电话里回过神,打起精神笑着说道:“不麻烦。您丈夫为了医疗事业奔赴国外,您在后方为他料理家庭,才是最辛苦。”

陈怡有些不好意思:“哪里的话。你们行业协会想得这么周到,我和孩子感谢都来不及呢。”

说完,她低头对小女孩道:“嘉嘉,姐姐陪我们玩了大半天,是不是要对姐姐说一声‘谢谢’呀?”

小女孩乖觉地仰起脸,脆生生说道:“谢谢姐姐!”

纪雪城微笑:“不客气。”

陈怡又道:“向小姐,你这次拿了这么多东西过来,我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你们协会的经费总是有限的,我就是个普通的家庭主妇,那些卡啊票啊什么的,真是用不上,倒不如由你带回去,送给别人,或是你自己留着用。”

纪雪城摆摆手:“您说笑了。这本来就是我们协会发放给各位专家年节礼,迟了这么多天,已经很不好意思了,怎么可能拿回去呢。”

你来我往地推拒了好几个回合,陈怡总算是罢休,勉强答应了下来。

说话间,三人已走到停车场。

来时,纪雪城没有开车,而是借坐陈怡的车子。到了回程,陈怡本想着同样载她一程,却不料纪雪城主动说道:“陈女士,您直接开回去就行,我这边……有人来接的。”

“噢……行,”见对方出言婉拒,陈怡没再坚持,“路上注意安全啊。”

纪雪城目送那道红色的尾灯消失在视线范围里,脸上的笑意也随之一点点淡了下去。

在园里走走停停逛了大半天,她的脚早就酸痛不已,偏偏还得尽心扮演好本市医疗行业协会的工作人员“向小姐”,可谓身心俱疲。

她找了个长椅坐下,既是歇息等人,同时也是在今天看似漫无边际的闲谈里,细细筛选出有价值的信息。

陈怡,是沈聪的妻子。

纪雪城翻遍了沈聪的背景履历,找到的可突破点不多,最有希望的,就是他的太太。

然而要名正言顺地接近陈怡,没那么简单。她目前的身份是全职太太,社交关系非常单纯,只有一个女儿在上幼儿园,平时不大出门。

不得已,纪雪城找到关系活络的同事做中间人,联系了本市医疗行业协会的工作人员,借着朋友公司的名义,为孙教授团队的所有医疗工作者捐赠了一批年节礼物。

沈聪家里,自然是纪雪城亲自登门。

得知沈聪有个年幼的女儿,纪雪城专门投其所好,送了一张游乐园vip年卡。小朋友还在放寒假,吵吵嚷嚷着就要去。纪雪城正愁没个说话聊天的地方,便顺水推舟,促成了这次半日游。

纪雪城师出有名,又最擅长揣摩着对话者的心思引导话题,陈怡对她显然没什么防备,聊得有来有往。

几个项目玩下来,诸如沈聪去年看过多少个奇葩病人、手底下的研究生发过几篇论文之类的问题,陈怡都毫无防备地说与了纪雪城。

而待到纪雪城曲折婉转地将话题绕至沈聪的学历背景——

“学医的,都苦嘛,”陈怡心有戚戚道,“我先生经常说起他科室的几个规培生,加班写病历那都是常态了。别说现在,就是沈聪他读书那会儿,也是累得够呛。”

“我先生家庭条件比较普通,比不上他专业的几个同学,早早就联系了国外院校,留欧洲、留北美的都有。工资……确实比我们高。”

“既然如此,应该很少有回来的吧?”纪雪城故意把话题往旁路上引。

陈怡果然连连摇头:“你啊,太年轻了。国外哪是那么好混的?沈聪他一个师兄,在美国都读完博士工作好几年了,还不是该回国就回国。”

纪雪城故作无知状:“是吗?还有这种事?”

“是啊。其实真要说起来,我看他那个师兄也不是什么好人。明明是他自己工作上出了问题,心虚得要跑回来,居然还想托我家先生帮忙,联系国内的人脉关系找工作,真是天方夜谭。”

“他出了什么问题?很严重吗?”

陈怡毫无觉察地继续说下去:“应该挺严重的,好像涉及到患者的人身安全了。不过还好我家先生有原则,没答应他那种荒唐的要求——我听说,他的事情都闹上新闻了。”

其实问到这里,陈怡话中的指向已经足够明显。但纪雪城到底不能完全放心,沉了沉气,最后追问道:“就是那位徐楷明医生吗?”

“对,是这个名字。”陈怡肯定道。

由此,沈聪和徐楷明之间的关系,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纪雪城从口袋里掏出另一部手机,语音备忘录里,是一段长达五个小时的录音,记录了她今天和陈怡交流的全过程。

刚才她一心二用,旁听了纪文康和宋哲阳的一通对话,大概能猜到纪文康的用意——他在给宋哲阳最后的机会。

一个卖了肖一明,换一个原谅可能的机会。

只可惜,宋哲阳没把握住。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泡书吧【pao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假定婚期》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