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泡书吧pao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陈彦文向来喜欢恶人先告状:

“我千辛万苦漂洋过海来看你们俩,没想到他竟然偷摸给我爸打小报告!”

路清涟把目光移向一旁的顾海棠,发现他现在正垂着眼,嘴巴稍稍抿了起来。

要是他头上有狗狗耳朵的话,应该已经委屈地垂下来了。

陈衍文看他这委屈样就来气,抓着他用力摇晃。

心偏得很明显的路清涟大手一挥,把顾海棠拉到自己身边,脱口而出的话伤了陈衍文的心:

“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你爸不让你干的事?”

他连喊了几声冤枉,咿咿呀呀吵个不停,后来还是路清涟把在外面打包的点心递给他之后才消停下来。

“有点甜,你拿回去就着茶吃。”路清涟道:“什么时候的飞机?”

“半夜三点。”

陈衍文一改无理取闹的样子,乐呵呵地接过路清涟给他的小蛋糕,稍稍凌乱的头发翘起了个小小的弧度,整个人看着都不太聪明的样子。

路清涟点头,从包里拿出回信:“正好我刚才写了回信,你帮我一起带回去给他们。”

陈衍文应下:“那你几时回?”

路清涟看向顾海棠,时间上的安排向来是他来整理。

“下个月20号。”顾海棠接过路清涟手里的大包小包。

陈衍文眼睛一亮:“那我们还有时间去一趟……”

“时间差不多了,你该走了。”顾海棠没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把连人带着点心塞进不远处停在路的黑色轿车里。

驾驶位上坐着的不是司机,而是看着和陈衍文有几分像的中年男人。

应该是他的爸爸。

路清涟还是第一次见到陈衍文的爸爸,果然和陈衍文完全是两种不同的风格,看起来沉稳又不苟言笑。

话没有多说,路清涟向陈叔叔点头之后就目送这辆轿车离开了。

这家伙,也不知道哪一天会变成像他爸爸一样沉稳的人。

考完试之后早点回国吧,总觉得没有自己的小团体有点让人担心。

说是出来游学,但现在社会情况复杂,她们就只能按照陈意的安排,老老实实留在德国市中心听课。

如果乱跑的话,可能会不小心跑到别的国家,然后被当成非法入境的入侵人员给扣下。

“到时就是哭得再惨都回不了家了。”

这是陈意的原话,路清涟觉得她当时存了吓小孩的心,语调上扬的弧度和叶苍宿有的一比。

也因为有了活动范围的划定,她和顾海棠的学习生活并不算有趣。

偶尔会去中华街吃顿饭或者买一些国内转出口的畅销全英书籍之外,剩下的时间大多都是在三点一线来回争分夺秒。

顾海棠也在路清涟的引导和劝说下选择了更适合自己的专业。

两个人由最开始共同听大课,到现在被安排到不同的学区听各自的专业课,唯一不变的就是晚上会在公寓里一起复盘今天听课的内容,由另外一人进行随机考察。

陈意偶尔闲下来就会过来带他们出去散心,或者受叶苍宿之托考察他们的学科知识点,以防开学考试时两人脑子一下子没转过来。

时间转眼就到了来德国的第二个月,离回国大概还有十天左右的时间。

“旁听也有结业考试,你们一定要保证达到本专业的及格线,不然这两个月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就全打水漂了。”

陈意把手里的一踏纸页递给路清涟:

“还有,威廉要你写一篇教育专项论文给他,这些是他给你找的参考文献。”

路清涟有些麻木地接过那一沓厚厚的东西,内心毫无波澜:“好。”

不就是写一个论文吗?她一天打三份工都熬过来了,一个小小的结业考试和论文算什么!

就是自己现在这个状态都快赶得上她上班的那种状态了。

在沉默中发疯的美好状态。

“年轻人怎么没精打采的。”陈意捏了捏她的脸,直起身体往房门外等了有段时间的人道:“进来吧,感觉她快撑不住了。”

路清涟随意往门那一撇,见到门外进来的两人之后直接愣在了原地。

两个女孩见到她,笑着扑了过来。

“阿清!”

“清涟!”

熟悉的声音突然在不算大的房间内回响,路清涟被两个熟悉又温暖的怀抱包围,后知后觉地伸手回抱着她们。

“怎么来的时候都不说一声?”

陈衍文也是,她俩也是。

这些天身边太安静了,现在热热闹闹的让她有些恍惚。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