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忧伤的飞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泡书吧pao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潘琴在听了牧研的话后,原本镇静的脸色稍微有些变化,但她迅速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冷笑。

她反唇相讥道:“警官,我虽然没读过几年书,但我也懂得一些基本的法律常识。查案得讲究证据,没有证据,你就无权随意给我定罪。那么,请问你,你有我杀人的确凿证据吗?”

牧研没有被潘琴的挑衅所动摇,继续追问道:“潘琴,你以为我们真没有证据吗?租船给你们的渔民亲眼看到你和冯默、江明带着一个大箱子出海,而且那个箱子正是用来装乔芸尸体的。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潘琴闻言,依然保持着冷静的神情,不慌不忙地回答道:“警官,我承认我确实跟他们出海了,也看到了那个大箱子。但是,我并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冯默当时只是告诉我,那是一些不需要的东西,出海的时候顺便扔掉。既然他都这么说,我何必再深究下去。”

牧研冷笑一声,继续追问:“你就那么轻易地相信了冯默的话?难道你就不好奇里面装的是什么吗?”

潘琴似乎早已想好了应对之策,她从容不迫地回答道:“好奇归好奇,但我也懂得分寸。冯默是我的男朋友,我知道男人不喜欢女人对他们的事问东问西。”

潘琴的回答,滴水不漏,似乎早已想好了怎么回答警察的问题。

在观察室观察潘琴的韩成,用初级鉴谎技能,判断出潘琴在回答关于案件的问题上基本都是在撒谎。

但是,她的回答滴水不漏,现在拿她也没办法。

“牧研,问一下她,为什么要整容成乔芸整容后的样子!”韩成对着观察室的话筒说道。

牧研通过蓝牙耳机接收到韩成的话后,接着问潘琴:“好,就算你说的是真话。那我问你为什么要整容成乔芸整容后的样子?甚至还假扮乔芸去见她的父母?”

潘琴似乎对这个问题也早有准备,她淡淡地回答道:“警官,你也是女人,应该明白女人天生都爱美。看到乔芸整容后的样子很漂亮,我也很喜欢,所以就跟着整了一样的相貌,这不违法吧。”

“至于你说我假扮乔芸去见她的父母,那完全是个巧合。那段时间,乔芸失踪了,我联系不上她就去她的老家找她。没想到她的父母错把我当成了乔芸,我也只是出于好心,怕他们担心索性就没有解释,还给了他们一些钱!”

潘琴滴水不漏的回答再次展现出了她的狡猾与机敏。

韩成微皱眉头,对着话筒说道:“牧研,你再问她知不知道乔芸生的小孩现在在哪里?”

牧研通过蓝牙耳机听到韩成说的话后,继续对潘琴展开追问。

“潘琴,我再问你,你知道乔芸死前生过小孩吗?知不知道她的小孩现在在哪里?”

潘琴听后,显然有些慌乱,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她似乎没有料到牧研会问她这样的问题。

不过,她很快便恢复了镇定,微微一笑,试图掩饰自己的不安。

“警官,我知道乔芸曾经怀孕过,但是我不清楚她什么时候生的小孩,更不知道她的小孩现在在哪里。”

潘琴的语气虽然平静,但韩成却从她的眼神中捕捉到了一丝慌乱。

韩成隔着单向玻璃,仔细观察着潘琴的表情。他通过初级鉴谎技能,判断潘琴一直在撒谎。

也就是说,潘琴不仅知道乔芸生过小孩,还知道小孩现在在哪里。

这个发现让韩成隐隐觉得乔芸的死或许跟她的小孩有关。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