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九啊,你这脚是怎么回事?昨天见你不是还好好的吗?”

藩国进贡,举朝欢庆。

圣人得了个南海鲛人泪珍珠珠串,近百颗大小相同的珍珠被串成三条并链,衔接处还镶嵌了翡翠玉石做坠,熠熠生辉,光彩夺目,贡品刚呈上去,就被圣人金口给定了下来。

“这串鲛珠品质上乘,给小九留着吧。”

正好今天闲来无事,圣人便带着珠串和其他的一些珍品,到蓬莱阁找裴锦去了。

没想到刚进门,就听到下人禀告,说是九公主昨晚不慎扭到了脚,正在里间歇息呢。

“还说呢,父皇都怪你…”说话都说的不清楚,问了魏公公也没问出来个所以然来,平白无故还害得我丢了初吻!

哼,越想越气,干坐在椅子上,被御医勒令哪也去不了,更不能再随意翻墙的裴锦干脆转头气哼哼了一句,把圣人看得是一蒙一蒙的。

“朕又怎么了,好不容易得了新鲜玩意儿,估摸着你会喜欢,一下朝就带着人给你送来了,连其他地方都没去呢。”

富贵的赏赐,多宝的贡品,自然多得是盯着的人。

三千后宫都看着呢,就等着哪天圣人想起她们来,将滔天的恩赐迎进自己宫里。

圣人可没说假话,除了先留了几份给太后的慈宁宫和皇后的坤宁宫,其余的都在裴锦的蓬莱阁了,等待她一一挑选了。

气来的快,去得也快。

裴锦知道都是自己昨夜不小心,胡思乱想的时候才把脚给扭到的,很快便把话茬翻了过去。

“哼,看上去好像还挺不错的样子…那我就还是先不生父皇的气了。”

已经习惯了自家女儿说话气派的圣人也没生气,只是乐呵呵地招呼宫人把贡品都往里搬,要是哪件当场被九公主看入眼了,转头直接就送进蓬莱客的库房里去。

裴锦乃是皇后所出,与太子裴简一母同胞。

裴锦随意地看着珍品在眼前晃来晃去,心思却不知道飘哪儿去了。

她拿起一个玉貔貅镂空挂佩,眼珠子一转:“对了,父皇,我听说…下一届春、春闱是不是也快准备了啊?也不知道这次会有多少文人墨客能考出好成绩,光宗耀祖,替父皇您分分担子呢。”

算了,还是先不提请求赐婚的事情好了,徐时宽还在专心备考,万一要是真把他吓着了,我可没办法替身参加春闱试!

“你这丫头,今年的才刚结束,这么快又想到下一届去了?”

圣人好笑地斥着她,抬手便刮了刮裴锦秀气的鼻子,害得她随即连打了好几个小喷嚏,“啊嚏啊嚏——”要不是徐时宽参加的是下一届春闱,她才不记日子呢!

“不过你说的也没错,政通人和,百废具兴,区区三年光景,却能改变很多事情。”

圣人说着,捋了捋胡须,龙眸旋即一转,看着一旁莫名有些呆楞的裴锦,笑道:“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难不成你也想去体验一下科考试的辛苦不成?”

“小九哪有!”。

裴锦回神,心想糟糕,见圣人直勾勾地看着她,像是突然又想到什么,小脸一红,“只是突然想到我朝第一个三元及第正是出在徐家,不由得开始有些期待罢了。”

圣人闻后轻挑眉头,一个想法骤然涌现,他不动声色地将手上的茶盏端起,轻轻抿了口,说道:“时宴这小子朕也算是看着他长大成人,成婚生子,有他在朝廷上帮朕,属实是替朕省了不少事。”

裴锦也跟着点头,葱白的指尖不停地摩挲着貔貅佩,要不是腿脚不方便,想必她都能快步走到圣人旁边,像个贴心小棉袄一样捶捶肩捶捶腿什么了。

“就是啊,徐家家风纯正,又是书香门第,想必从他家出来的人,都是能够顶天立地,替父皇排忧解难…”

“下一届殿试,想必徐家也定能榜上有名。”

聪慧如圣人,只细细一品,就觉得面前的少女话中自有她特殊含义。

圣人面不改色,镇定自如,只是藏在茶盏后面的眼睛倏然一凛,嘴角勾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但很快又压了下去,口风一转便又将话题转移到耀眼夺目的贡品上,竟没有半点想要沿着裴锦的话说下去的意思。

最后一场春雨袭过的汴梁骤然变冷了几分,歪打正着地化了前些日子的暑气。

“你们仨…这是怎么了,一大早的全在走神?”

沉香阁里,兰时和徐长赢坐在桌前吃朝食,敏锐地觉察到今天早上的三小只有些安静的过分。

她抬起头看了一圈,只见那三个身影愣是动都没动,像是没听见一样。

坐在身边的男人见状,将两只手指扣在桌上轻轻敲了两下,“笃笃——”

听着响儿的白术总算是回过神来,她赶紧侧身撞了撞还沉浸在惊讶的卫二和青果,连声应道:“怎、怎么了小姐,是想要吃什么吗?我帮你夹。”

“不用了,你们快去吃吧,要是困了等会儿就回去休息,昨晚的雷的确有些吓人。”

说到这儿,兰时像是又回忆起了昨晚在房中的一切。

虽然雷声吓人,不过她竟然睡得不算差,反倒还有点香,都多亏了夫君。

见小人儿突然转过头来朝自己笑了笑,徐长赢也很愉悦地眯起眼睛,顺带夹了个小笼包到兰时碗里,“夫人快吃,不然都冷了。”

“嗯!”

小夫妻你一口我一口地互相夹着,全然不知是何事对身后的三人造成了如此巨大的冲击。

时间再回到早一点的时候。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泡书吧【pao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全京城都在嗑我俩的cp》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