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蛊后和病弱挚友HE了》转载请注明来源:泡书吧paoshuxs.com

无上灵气旋流成望不到边际的通道,空间气息愈发浓厚,沈放舟只觉头昏目眩,堪比上辈子在游乐场被老母亲拽着玩超长超高过山车。

传送石完全碎裂,深红色的碎屑顺着沈放舟的指缝飘扬,在这里时间的感知都彻底混乱,也许只过了一炷香也许过了一天。沈放舟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下一秒,身体就狠狠地摔在了木头地板上。

“咚——”

沈放舟眼泪差点没砸出来,猝不及防之下她甚至连灵力都来不及调用——传送石这东西能不能给个精准落标点啊!

揉揉脑袋艰难起身,沈放舟干脆盘膝而坐,这才发现自己身边便是另一枚碎成粉屑的传送石,这叫她稍稍放下心来,能确定自己和门主已经离开了魔界。

眼下自己正处在一间颇为宽敞的寝室中,正中央木床宽大,角落里檀香袅袅,装潢布置简洁干净,沈放舟越看越满意越看越熟悉越看......

等等,这不是她在剑阁的家吗!

还没等茫然的沈放舟回神,一只手先扯住她肩膀,以温和却不可抗拒的力度将沈放舟从地上拉了起来。

谢归晚微笑:“舟舟,我们来算算账。”

沈放舟嘶了一声冷汗直流,大脑飞速运转,预备编出几个理由,还没等人开口,屋外却响起略急的敲门声。

边映雪一向古井不波的脸上显出难得的担忧,她只能听见屋子里略有些嘈杂的动静:

“舟舟?门主?是你们回来了么?”

沈放舟眼神一亮,望着窗外若隐若现的身影感动不已,立刻扯着嗓子回复救苦救难的师姐:“是是是!”

深知门主吃软不吃硬的品性,沈放舟马上转头和谢归晚对视,脸上浮现出稍有些讨好的笑意:“门主你看,我师姐已经在屋外等咱们了,要不算账的事情.....留到下回说?”

眼前人笑吟吟地望来,丝毫没有意识到在魔界中“垫后”是个多么危险的举动。对上她那双琥珀色的湛然双眸,谢归晚一时千言万语都止在唇边,实在是说不出些旁的。

只得叹口气:“罢了,拿你没有办法。”

沈放舟死里逃生长呼一口气,立刻马不停蹄地去开门迎接“救命使者”。

沉木大门吱呀一声缓开,师妹一如既往地探头问好。见沈放舟与谢归晚两人虽有些疲惫,但身上衣衫整洁不似有伤,边映雪这才放心,赶快推门而入。

“太危险了。”

边映雪率先皱眉摇头,实在是不想下次再心惊胆战地等着师妹和门主:“你们两人的行迹已经传到了仙盟,一个筑基一个符师,你们是怎么敢一路闯到妖都去的?!倘若其中有一点偏差,说不定掌门就要去收尸了!”

沈放舟干咳几声先把门主摘出去:“师姐你先听我胡编不是,听我解释!都是我的主意啦师姐,况且我已经突破金丹,这不是觉得去都去了,不进魔宫里转一圈太亏嘛。”

边映雪勃然大怒:“什么?还去了魔宫???”

沈放舟:“呃——”

谢归晚好整以暇地望着慌张的沈放舟,丝毫没有要帮人说话的意思,只视线同边映雪交错一瞬,下一秒,两人便默契地别过眼去。

谢归晚借住剑阁三年,因着性格极少同其他弟子接触,相识的不过是沈放舟与边映雪这对师姐妹。

她和边映雪也并无矛盾,同他人相比甚至算得上关系不错。只不过两人相处时中间总有一个沈放舟,一来二去,剑阁门中便似乎只有边映雪隐约知晓她对舟舟的意图。

唉,照霜剑主已经算仙界出名的以道为伴之人,可就算边映雪如何迟钝,也能照见她对沈放舟的不同,可某个剑修,怎地就不清楚呢?

谢归晚无奈地摇摇头,此时沈放舟已然应付不来师姐的责问,马上调转话题试图逃过一劫:

“差点忘了!师姐,你怎么会这么快回到剑阁?徽州关此刻还好?宁如月——喔对,师姐你认得一个叫唐星的武修么?”

沈放舟语速稍快,一连串说完竟觉心头分外燥热,好似有火烧一般。

难道是屋里太热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