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泡书吧pao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李采薇绶封成为合宜郡主的第二天,也是我赵家发丧的第五天。

我进了宫。

萝筠殿内摆满了盛开的牡丹,我不由自主地想起那次戚贵妃吃花的场景,打了个寒噤。

这些花难不成都用来当饭吃?

“赵谖,你真好大的胆子。”

戚贵妃掀帘而出,水晶珠帘噼里啪啦响了好一阵才停歇。

她今日依旧穿着素色的长褂,胸前挂着一串成色极好的和田玉珠链。

我当然知道她在气什么。一是我利用她重提了十多年前的谋逆旧案,二是她好不容易才甩掉李耀这块烫手山芋,而我又把李采薇和她绑在了一块儿。

我神色如常地行礼:“贵妃娘娘,气多伤身……”

她鼻间冷哼一声,手里的佛珠猛地摔在我身上,我立马弯身去接,生怕落到地上。

宫里的这两位都信佛。

佛口蛇心。

“听说那位为了你,也闯了太和殿。”

她抬手矜持地拢了拢耳边的发,“赵姑娘还真是有本事。”

我假装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把手里的佛珠捧上前去:“多谢娘娘抬爱。”

她慢条斯理地伸手来接,狭长的指甲划过我的掌心,杠起一道红痕。

她虚握住我的手,把我拉到她身边,唇色娇艳比牡丹更甚,她凑到我耳边,轻声道:“我是真的很想杀了你。”

我敛下眼眸,没有吭声,等着她的下半句。

她松开我的手,用力钳住我的下巴,逼着我抬头去看她,她叹了口气,有些惋惜,“但是又舍不得。”

不是舍不得,是只有我活着,他才能有软肋。

人有软肋,就会举棋不定,拖泥带水。

她盯着我的眼睛,眸中绽放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狠戾。

“把她杀了。”

“谋害皇室宗亲,是死罪。”

我没觉得害怕,任由她捏着我的下巴,“破坏两国和亲,更是……”

“赵谖!”

她用力地把我往前一拽,指甲嵌进皮肉,像是烈火烧过的刺痛,

“我平生最讨厌被人掣肘,而你三番两次试探我的底线,你当我和凤栖宫的那位一样,贪生怕死瑟缩不前吗!”

她一把甩开我,哗啦啦的碎裂声砸裂在耳畔。

破碎的瓷片,润湿的花泥,凌乱的残枝花叶,我根本来不及细看,一片冰寒就抵住我的眼角。

殷红的血滴落,滑进我的耳朵里,浓厚的血腥气味像是阴霾占据我的眼眶。

那不是我的血,是戚贵妃的血。

她不以为意,抓着瓷片的手又加重了几分力道:“杀了她!”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手覆上她的手:“娘娘,我做不到。”

“那是陛下亲封的郡主,是金梧未来的皇妃,而我一介庶民,一举一动都在旁人监视之下。娘娘委我如此大任,我实在是承受不起。”

脸上的润湿带来的彻骨冰寒麻痹我的神经,她满目猩红,试图用粗暴狠戾的举动让我对她俯首称臣。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