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高枝》转载请注明来源:泡书吧paoshuxs.com

闻言,陆舟与云疏双双愣在原地。

只见陆霄疾步上前,先云疏一步捡起地上的银镯,仔细地用怀中手帕拭去灰尘,接着再小心翼翼地将其放进花青色的匣子内,“啪嗒”一声合上锁扣。

再抬眼时,陆霄看着眼前的云疏,沉声问:“夫人何故在此?”

思绪原本就混乱的云疏经他这么一问,才想起自己到书房的缘由。她的心情有种说不上来的低落,连带着语气也有些僵硬:“三弟要找书,见你不在,于是请我帮忙。”

“原来如此,”陆霄的目光换了地方,落在不远处看起来不知所措的陆舟身上,“三弟要寻的是哪一本?”

“是,是……”陆舟好像有些紧张,他见惯了嬉皮笑脸的陆霄,还是头一次看见他的神色如此冰冷,开口居然结巴起来,“是那、那本《游山集》。”

书在云疏手里攥着,她还不曾抬手递给陆霄,那本微微泛黄的旧书就被陆霄大力从她手中抽走,隔空扔向陆舟。

后者一把接住飞来的书,左看看右看看,还想开口说什么,却看见陆霄一个眼刀飞来,于是只能低声告辞。

快走出房间时,鬼使神差地,陆舟回头看了一眼屋内沉默对峙的兄嫂。

只见陆霄背对着他,看不清神情。可周身却散发出生人熟人都勿近的气息。兄长的身影挡住了嫂嫂一半的身形,将她笼罩在阴影之下。借着日晦时并不算明朗的光线,陆舟勉强能看见云疏微抿的双唇,和攥紧衣角的素手。

只一瞬,他便别过头,匆匆离开书房。

**

屋外的脚步声渐远后,陆霄才淡淡开口:“先前忘了告诉夫人,这书房里有些东西是旧物,为夫怕尘埃脏了夫人的手,还望夫人以后不要随意摆弄这些东西。”

他一边说着,一边越过云疏走到书架前,将匣子重新放在了另一处地方。

“究竟是怕灰尘脏手,还是怕别人发现你的秘密?”云疏的声音很轻,尾音并没有上扬,语气平静地像在陈述事实。

饶是她还没来得及仔细看看那枚镯子的样式,也依旧能从那短暂的一扫而过中看出——那枚镯子是适合豆蔻少女佩戴的款式。

得出这个结论的时候,云疏心中涌起了无数猜测,还不等她一一验证过,陆霄的话便已经给出了答案。

“夫人,有些时候知道太多东西,对你不好。”陆霄细致地摆放好匣子,确认它不会再意外掉出后,才转过身幽幽开口,他的眸光幽深,漆黑的瞳仁里是云疏的倒影。

“你怕我知道什么?知道你心里早有他人?”云疏抬眼与他对视,透过那双平日里总是嬉笑的眼眸里,看见了从未出现过的冷漠。

“哪能啊,”陆霄抱着双手,“我之前可是对娘子表白过心迹了,可娘子你不相信,如今怎么还胡乱猜测起来了?”

仿佛陆霄刚才的淡薄只是云疏的错觉,才不过短短一瞬,陆霄又恢复了往日没三没四的样子,他勾唇轻笑,好似依旧路边游手好闲的世家纨绔。

可云疏无心与他玩笑,她上前一步,语气咄咄逼人:“陆霄,若那镯子的主人不是你心上人,你何故如此珍视?”

“只是一些旧人旧物罢了。”陆霄嘴角依旧噙着笑意,走上前准备去揽云疏的肩膀,却被她轻巧躲开。

他这幅避重就轻且无所谓的态度让云疏原本还说不上生气的心情瞬间恼火,她忍不住加重了语气,下意识道:“陆霄,若你不愿真心相待,我也不愿同你继续过日子。”

话语出口的一瞬,两个人都愣了片刻。

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的云疏心头涌上荒唐——自己之前对陆霄说不相信他的真心,今日居然以此来质问他。仿佛心底那早已沉寂的期待又死灰复燃,期待陆霄依然存有几寸真心。

可理智同时与期待在云疏的脑海中拉扯,摆在眼前的事实在叫嚣,明晃晃地告诉她——陆霄心里或许早就住着人,也从不愿捧出真心给她。

就在云疏暗自神伤并慢慢恢复冷静时,陆霄还因为她那句“不愿继续过日子”而怔愣,看到云疏后退一步准备离开时,才匆忙上前拉住她的袖子。

这一刻,陆霄才发现,云疏身上正穿着那件他在婚前,让京城最有名的绣娘赶制的衣裙。

她是极适合豆绿色的,原本柔润的气质被绿色衬托以后,便显出勃勃的生机来,就像夏日里被连天碧叶簇拥的盛放藕花一般明媚耀眼。

被陆霄拦住去路的云疏脚步一顿,复又抬头望向他的双眼:“陆霄,你这是做什么?”

见她停下脚步,陆霄依旧没有松开手,反而将那一片衣摆攥得更紧了些,他的语气正经:“夫人,我……”

打好的腹稿却在开口的一瞬间变成犹豫吞吐的话语,陆霄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他原本想先随便捏个借口哄一哄云疏,可当真正张嘴的那一刻,他发觉心底里有一道声音,叫嚣着让他不要欺骗。

于是脱口而出的说辞顿住,变成无尽的沉默。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晏南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泡书吧pao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