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泡书吧】地址:paoshuxs.com

“老爷,这是少爷自己酿的果酒,很是清甜不会醉人,您尝一尝!”

“少爷说,这一口酒分七次咽下去,就不会再打嗝了!”

听着他打嗝的声音,墨蝉赶忙把带来的果酒给李乐言倒上了一杯。

听着墨蝉的话,李乐言忽然想起了多年前,那个温柔如水的女子,似乎也一样说过同样的话。

“老爷?”

看着李乐言呆住了,墨蝉赶忙再次轻声的呼唤。

“啊?哦,你等下!”

接过了墨蝉递来的酒杯一饮而尽之后,李乐言这才转身朝着一旁的书架走去。

在书架上摸索了一下之后,这才抽出了一本《六朝怀古》,就在小丫头一脸疑惑的时候,却见李乐言从里面摸出了一张银票。

“这有一百两银子,一会拿给你家少爷,明日让他自行找人把春风巷最里头那院子收拾下吧!”

“诺!”

虽然小丫头也是一脸的八卦,不过,却也没把这一百两银子当回事,接过银票之后,就提着食盒直接朝着外面走去。

看着小丫头走远了,李乐言这才捻起了一块酱牛肉,给自己倒了一杯果酒。

坐在桌前,独自看着桌上那明暗不定的烛火,这果酒初尝起来有些涩,可是,片刻后的回甘却又是那样的迷人。

一夜无话。

翌日一早,李长生洗漱完了之后,这才听小丫头说起了那一百两银票的事情。

“少爷,看样子这是老爷藏的贴己钱,我是不是不该收啊?”

小丫头一边说话,一边眨巴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

那清澈的眼睛里,熊熊的八卦之火正在燃烧啊。

“无妨,收了就收了!搬出去正好,晚些时候咱们过去看看也好!”

长长地伸了个懒腰之后,李长生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这都一天一夜过去了,自己那两个名义上的弟妹都没来打个招呼,这不明摆着是自己那个姨娘还在生气吗?

不过,李长生也不在乎这个,他本来就对这么家没有太多的归属感。

能搬出去住,他还巴不得呢!

“那少爷,咱们今天还去诗会吗?”

“当然要去,为什么不去?本少爷也很想看看,到底秦家养出了怎么个不得了的才女啊!”

看着李长生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墨蝉都有点期待,那个秦小姐和秦老爷知道少爷**的时候,脸上会是什么表情了......

“那您要不要换身衣服?”

“就这身不是挺好的吗?”

李长生一边说话,一边端起一碗小米粥,大口大口地灌了起来。

这小米粥是墨蝉夜里就熬上的,饱满的米粒都已经全都煮开花了。

一口下去,浓浓的小米香味顿时就让李长生胃口大开,可即便是这样,李长生还是只吃了一小碗就放下了筷子。

“少爷,这粥有哪里不对吗?您怎么不多吃点?”

看着李长生只吃了这么一点,墨蝉有些疑惑地问道。

“笨,人家不是请了咱们去锦园参加诗会吗?林叔手下的那个老范,那不是云姨的大弟子吗?”

拿手里的折扇敲了下墨蝉的小脑袋之后,李长生这才开口说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大梁第一奸贼》转载请注明来源:泡书吧pao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