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束不知从哪里射过来的光顺着圆孔打向祝清晏的脸庞,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光亮打了一道,一骨碌爬起来,侧着身子看了几眼。

这样的摆件并不特殊,状若圆柱,身上刻着复杂繁美的天龙,每隔几步便摆上一件。

祝清晏将手附上摆件,一点一点细细摸索。柱身的龙被刻成立体状,凹凸的手感也算正常,这便会混淆人的感知。

她将整个柱身摸了个遍,也没找到将圆孔转回的机关,她颓丧坐在地上,方才的关键步骤是哪里呢?

她扑腾两下,身子朝后倒去,伸手抓了一下桌角,但未抓捞,依旧连人带椅子翻了过去。

“抓桌角?!”祝清晏摸上桌角,摸到一凹进去的圆点,她尝试着往里摁了摁,并未按动。

也不对,按桌角里侧和柱身每个点都未有反应。

她想了一会儿,突然灵光乍现,双手一拍,“那尝试一下一同按!”

说干便干,祝清晏重新按进那凹进去的圆点,另一只手寻找柱身可按动的凸起点。

一个一个试过去,“咔哒”一声,圆孔转了回去,柱身那点凹陷进去,而桌角凹回去的地方恢复原状,和其他地方齐平。

祝清晏再次摸了摸桌角,毫无异样感,怪不得打扫祖祠的宫女们从未发现。

她左右打量,看向身侧整整齐齐摆着的两排摆件,起了念头,会不会不光这一个有机关。

正好怠于抄祖训的乐翎,猛然站起来,仿佛找到新的乐子一般,朝临近下一个摆件走去。

一圈摸索下来,她发现规律,并不是所有摆件都有机关,而是雕龙某只脚下刻着一只莲花的摆件才有机关。

而对应机关便在各自身旁的顶梁柱身上。

她将九个开关全部打开后,心满意足拍了拍手,四处打量着,并未发现周遭有何变化。

嗯?

还未打开最初那个机关!祝清晏忙不迭上前,如法炮制,将机关全数打开了。

“咔哒咔哒咔哒。”最中央那书桌左前侧两步远处的地衣随即塌了下去,她上前将那地衣掀开来,瞧见里面陷下去一块面积不大的隐蔽空间。

是一把铜钥匙,祝清晏拿起钥匙,左右打量一番,很普通的一把钥匙。

“只是为了藏一把钥匙么?一把用来打开什么的钥匙?”

她莫名想起最初倒下那一刻,圆环移动,朝着她直直打下来的那一束光!

祝清晏心里有了答案,她将其他的九个机关关闭,果不其然,一束光又直直顺着圆环打向身后墙壁的某个方向。

她抬步敲了敲那块墙面,是空心的!

下个问题来了,怎么打开这片空心的墙面呢?

祝清晏怔怔,这和儿时她和兄长玩的开盒子的游戏有些像,在盒面上敲一段简单的旋律,被暗藏着的声音接收机关捕捉到,盒子自然就开了。

她决定一试,试着在墙面叩出儿时那段简单熟系的歌谣。

曲终,不知何处响起机关转动的声音,随即墙面往外一弹,开了!

祝清晏拿出其中的东西,只一个盒子,她将钥匙往孔里一插一转,开了。

她抱着盒子坐在书桌前,仔细查看着里面的东西,盒子款式是她未曾见过的,好像,这样貌只在古书上见过。

盒子里有一本书,还有一封信,书质泛黄,却并未有大程度上的破损,而那封信,却破损严重。

她仔细展开那封信,上面的字迹已经瞧不真切了,且轻轻一碰就掉些纸渣,只余下落款,还认得些,写着“征和七年”。

“征和七年?”祝清晏对这一年记忆犹新,这一年便是兄长失踪那年,堂堂当朝太子下落不明,那年人心惶惶,帝后二人血洗一片人,才堪堪将此事镇压。

信无法再读,书却可以。

她小心翼翼将信放好,拿出书,自第一页开始读起,却也了解了一个惊骇世俗的关于祝家的秘密。

祝家人,天之怜惜者,也之惩罚者。凡显莲花印记的祝家人,均血脉特殊,承天道之运,也可祭其魂魄生生世世再无轮回,换所祭之人灵魂不散。

所祭之人,若是找到合适载体,便可长生,若是未寻到,则可沉睡生长自身血肉,再以后世显莲花印记祝家人之心头血唤醒。

莲花印记越完整、越清晰、越鲜明,则证明祭祀成功概率愈大,且祭祀可中断可叠加。

祭祀之法,便是将活人身上割伤,再放于火炉中淬炼四十九天,再将淬炼好的血精喂于所祭之人。

祝清晏看出一身冷汗来,她跌跌撞撞起身,拿起两镜子,一面对着另一面,随即翻开自己的衣领。

一朵鲜明完整清晰的粉色莲花印记赫然出现在镜子里!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泡书吧【pao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何人无事,宴坐空山》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