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荆默默地看着苏落雪。

上次他也只是从别人的口中听说苏落雪以为洛依依保密的原因,问洛依依要封口费,现在是亲眼见到了现场。

该说真不愧是他闻荆的妻子吗?在这种时候竟然也能抓住商机,不放过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

——前提是他不是那个倒霉的“商机”。

他看向李舒媱,李舒媱看见清醒的他,喜极而泣,她快步上前,将苏落雪挤到一旁,拉起了闻荆的手,含情脉脉地看着他,“闻大哥,你终于醒了!真是太好了!你不知道我刚刚有多担心你。”

与此同时,闻荆的脑海里响起了系统的警报声。

【警报!警报!由于宿主和别的女人有了肌肤之亲,经系统判定,此为严重不守男德行为,系统已向上级申请,给予宿主严厉惩罚。】

【惩罚倒计时,十、九……】

闻荆的眼皮狂跳,他想要将手从李舒媱的手里抽出来,但因为他的身体太虚弱了,如今的他根本反抗不了一个成年女人该有的力道。

“放手!”闻荆虚弱挣扎,宛若一个被土匪玷污的良家妇女,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你快放手!”

【八、七……】

李舒媱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泪眼朦胧,完全没听到闻荆的话。

“闻大哥,如果你刚刚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会内疚一辈子的。”

【六、五……】

“你放开我!”闻荆提高音量,他越过李舒媱,求救的目光看向苏落雪。

【四……】

苏落雪在一旁看戏看得津津有味,完全没有接收到闻荆的求救信号。

电视剧里的八点档狗血剧她看多了,现实里还是第一次,不得不说,现实比电视剧精彩多了,悄悄李舒媱这哭腔,不知道的还以为闻荆死了呢。

啧啧。

苏落雪摇头。

闻荆拼命挣扎,但越挣扎,李舒媱抓着他的力道就越紧,闻荆也不知道她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怎么会有这么重的手劲。

【三、二……】

系统的倒计时进入了尾声,闻荆已经放弃了挣扎,他宛若病入膏肓无药可医的病人,表情安详地闭上眼,等待着死神的到来。

李舒媱此刻陷入深深的愧疚中:“闻大哥,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那面墙就不会倒……”

“哎哎哎!”苏落雪紧急叫住李舒媱,她将李舒媱拉走。

不是,她不是不想让闻荆知道这件事吗?怎么这个时候自爆了?

她自爆了,她的两千万怎么办?

系统最后一声倒计时的声音迟迟没有响起,闻荆睁开眼,便看到苏落雪将李舒媱拉开的画面,这一刻,闻荆仿佛又看到了救赎的光,他他看向苏落雪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感激。

苏落雪接收到闻荆的眼神,她:嗯?干嘛这么看着她?有病?

闻荆读懂了苏落雪的眼神,他:……

闻荆闭眼:算了,看在她帮了他的份上,他不跟她一般计较。

闻荆难得宽容。

而李舒媱被苏落雪拉到一旁,苏落雪问她:“你刚刚怎么自己说了?”

李舒媱:“啊?”

她没反应过来。

“就是那件事啊!”苏落雪回头看了眼闻荆,用眼神示意墙上那个大洞。

李舒媱恍然大悟,她回过神,猛地抬手捂住嘴巴,脸上浮现出懊悔的神色,“我刚刚怎么就说了?”

苏落雪点头,“是啊,你怎么就说了?还好我刚才及时阻止你了,你没有全部说出来,闻荆刚刚应该是没听清你在说什么的。”

李舒媱看向苏落雪,眼神里带着感激,“刚才多谢你了。”

“不用谢,”苏落雪摆手,“要谢的话就给我打钱好了。”

李舒媱沉默。

苏落雪突然有种煮熟的鸭子要飞了的不祥预感,她看向李舒媱,眸光犀利。

李舒媱:“我刚刚想了想,闻大哥的伤是我造成的,我不能逃避责任,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我会照顾闻大哥,直到他痊愈的,至于这件事,我也不能瞒着闻大哥。”

苏落雪:?

不是,这个李舒媱她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都怪闻荆,早不醒晚不醒,偏偏这个时候醒了,如果他再晚醒一分钟,李舒媱的钱都打过来了。

苏落雪回头,狠狠瞪了眼闻荆。

都怪这个狗男人!

坐着躺枪的闻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泡书吧【pao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男德系统,改造霸总》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