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心魔吗?”裴皓问。

“本尊早已飞升成神,怎会是你的心魔?”裴玄昱冷道,“这不过是我成神的最后一劫。”

“什么劫?”裴皓问。

“情劫。”裴玄昱道,“杀妻证道,修得无情大道,飞升成神。但姜乐曦自爆于洛水,意图阻止我成神。”

“她没有想到,我最终依旧成功飞升,而我成神后的第一劫,便是要找到她,杀了她。”裴玄昱说这话时,情绪几乎没有波动,他并未透露自己是献祭全世界才得以成神,“我既然出现在此,便说明,姜乐曦也在不远之处。”

“姜乐曦就是姜黎么?”裴皓道,“姜黎于我有恩,我不会让你杀了她。”

“你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裴玄昱道,“本尊杀你,如同捏死一只蚂蚁。”

“那你可以试试。”裴皓手中凝出一朵火焰,他向前逼近一步,裴玄昱的墨色的衣摆融化了半分。

姜乐曦自爆,本魂飞魄散,只留了一缕残魂,意外来到现世。

而裴玄昱,他的魂魄追着姜乐曦的残魂也来到赤岚,但是依旧被这个世界所排斥。

毕竟一个世界,只有一个气运之子。

除非,他杀了裴皓,取而代之。

裴玄昱定定看了裴皓几秒,突然道:“念在你与本尊同源,在姜乐曦出现之前,我暂且不杀你。”

气运之子是不会死的,如果骤然杀死气运之子,极可能导致世界的崩坏。

说完,裴玄昱也化为一个光点,没入了裴皓的灵海。

裴玄昱在裴皓的灵海中化成了一个赤色的蛋,裴皓敲了敲,他并不应答,裴皓也就不去管他了。

另一边。

姜黎手上的淤青,一开始还不算很疼,随着时间推移,居然越来越疼,还有星星点点的血点从皮肉深处泛上来。

一时间,姜黎对裴皓的喜欢,都因为这血点淡了几分。

裴皓粗手粗脚的,拽着人走路,贼疼。

还不如薛凝,薛凝搭上她手腕给她把脉时,手指多轻柔啊,薛凝也是水灵根,体温温凉。

可惜,薛凝喜欢沈浔。

不对,姜黎拍拍自己的脸,就算薛凝不喜欢沈浔,和她有什么关系!

但是,不知道为何,她见到薛凝第一面,就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姜黎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简单给自己上了些药油后,用传声阵询问谢昭关于荃芜香料的讯息。

【荃芜香料产自丝国,但是已经失传了五百年了。秀山有一个丝国人士留下的秘境,近日可能要打开。你到时候同我一块去寻找荃芜香料吧。——谢昭】

姜黎本想回绝,她可以自己去找。

但是系统却事先替她应答了。

【好的。亲。——姜黎】

看着对面已读的标签,姜黎几乎要被气昏了。

她恨不得抓住脑中的系统:【你未经我允许答应就算了,还亲!亲是什么意思!】

系统嘤嘤嘤道:【我这不是帮你攻略谢昭吗?】

姜黎气得浑身都略微发抖,姜乐曦一直在冷眼旁观,此时也道:【你这个系统,确实碍眼。】

她在姜黎的识海中出现,伸手一抓,就把那系统抓在手里!

【这玩意居然还有一个灵核。】姜乐曦紫色的灵力输入到系统的灵核中,系统登时发出尖利的惨叫。

姜乐曦丹红的指甲掐着系统的灵核,硬生生把系统从姜黎的脑中抓了出来!

系统被姜乐曦拽出了姜黎的灵海,姜乐曦眼中紫光闪过,系统缓缓变化,变成了一个黑白相间的——熊猫幼崽。

“嘤嘤嘤!”熊猫幼崽只会嘤嘤嘤,对着姜黎挥舞着小爪子。

“你叫系统,那你就叫喜喜吧。”姜乐曦十分独断专行地给熊猫取名。

“尊者,为什么要把系统变成熊猫?”姜黎弱弱问。

“你知道为什么我和薛凝会交恶么?”姜乐曦自问自答,“上一世,她就养了那只熊猫。但她的熊猫被杀死了。训诫院调查的结果是,”

她顿了顿,“那熊猫,是我杀死的。”

“不是我杀的,我自然不认,但是那熊猫身上,留下了千雪剑法的剑气。”姜乐曦道,“全灵界只有我一人会千雪剑法,我自然百口莫辩。”

“从此,薛凝见了我便没有好脸色。我本就与她不和,此事之后,更是水火不容。”姜乐曦指着那熊猫道,“正好由你的系统做熊猫,与薛凝的熊猫厮混一处。届时,自然可以真相大白。”

姜黎:居然还有这种前尘往事!

“好。”姜黎答应下来,抱着系统化成的熊猫,叩响了薛凝的门。

薛凝果然对熊猫毫无抵抗力,口嫌体正直得把熊猫(系统版)接回去养了。

“没有送给你,”姜黎嘱咐,“以后我还要拿回来的。”

“可以,但是我帮你养,你得付钱。一个月三十灵石。”薛凝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泡书吧【pao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病娇男主移情别恋后》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