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狮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泡书吧pao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一瞅有大热闹可看,买东西卖东西的呼啦啦全都围了上来。

天津卫有句老话,叫有热闹不看王八蛋。宁可舍买卖,也不能舍了看热闹。

于天任心里面发慌,他担心二狠子吃亏,于是替二狠子向芶雄鞠躬说好话。

“有你嘛事,滚一边去!”

芶雄吼了一嗓子,于天任陡然打了寒噤,吞了吞口水,不敢再吱声了。

芶雄俩眼珠子盯着二狠子那张带着轻蔑神色的脸盘子,呲着被烟油子熏黑了的大门牙,嘿嘿了几声。

笑声十分瘆人,叫人不寒而栗。

二狠子歪着脖子,撇着嘴角,叉腰抖腿,脸上没有惧色,只有不屑。

芶雄伸手进兜,掏出一包纸烟,从中抽出一根,叼在嘴角,问二狠子:“有火吗?”

“我有。”

不等二狠子有话,于天任赶紧从炉子边上抓起一盒洋火,慌慌张张地打开洋火盒,捏出一根洋火棍儿,还没等划,小腿肚子上便结结实实地挨了芶雄一脚。

“用你了么!”芶雄朝于天任瞪着眼珠子,恶声恶气,唾沫星子喷了于天任一脸,“谁裤裆没夹紧,把你给抖搂出来了!”

于天任立时呆住。张口结舌,不知所措。

跟随芶雄上街耍威风的两个小混混儿,一边一个,用力抠住于天任的左右肩头,不准于天任动弹。

二狠子没有替于天任说好话,只对芶雄笑呵呵地说:“三爷抬举我,我给三爷点烟。”

话音没等落下,两步走到于天任的炸糕炉子旁,一手斜拎油锅,另一只手伸进炭火炉子里,豁楞了几下,用大拇指和食指,捏着一块冒着小火苗的煤块儿,转身来到芶雄面前,呲牙乐着往上一递:“三爷,请吧。”

这一下,四周围炸了锅,有人咂舌,有人叫好,有人惊得腿肚子转筋,有人吓得差点尿裤子。

天爷,拿手指头夹火炭,这得多疼呀。

黄豆大的汗珠子从二狠子的额头上渗了出来,可是二狠子始终面带笑容,愣是连眉头都不抖一下。

爷们儿,这叫“卖味儿”,要的就是这股子狠劲儿。稍微一咧嘴,或是叫出一声哎呦来,今天这些罪白遭了不说,往后想要在街面上混饭辙,连门都没有。

芶雄诚心要叫二狠子栽跟头,歪叼着烟卷儿抖着腿,就是不接二狠子的茬。

二狠子呢,则是一直捏着那块冒烟的煤块儿,任着两根手指头烫烂烧焦,就是不肯服个软,依旧连眉头都不抖一下。

大伙儿见此情景,纷纷拍手叫好,无不敬二狠子是条硬汉子。

这样一来,芶雄的脸面有些挂不住了。于是将黑粗脖子往前一伸,借着二狠子二指之间的煤块儿把烟点着。

芶雄诚心使坏,烟卷儿明明点着了,却仍不肯将烟卷儿跟煤块儿分开,而是用力一撮,那块已经熄灭了的煤块儿,立时又冒起了小火苗。

“三爷!”于天任急了,“咱不兴这么玩人呀!”

这回没等芶雄出声,二狠子反倒先开口对哥们儿嚷了一嗓子:“我跟三爷之间的事用不着你掺和!”

“我——嗐!”于天任无奈叹了一声。

那俩抠住于天任肩头的小跟班儿,拿眼珠子狠狠地瞪着于天任,那意思是说,你小子要再掺和,可没你小子的好果子吃。

于天任虽然不说话了,可围观的老少爷们儿却纷纷起哄,尽管不敢直接拿芶雄的爹妈祖宗开涮,却也旁敲侧击把芶雄家里的女人们损了一个遍。

芶雄是坏,却并不傻,话好话歹,他还是能听得出来的。

一见群情激愤,他也只能收场。

如此,二狠子就可以大大方方把煤块儿往脚底下一摔,用力一脚碾碎。

然后,二狠子扭身两三步来到卖切糕的摊子前,说了句:“借刀用一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