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下明天清晨要去参加[晨间祷告]的计划,南茜很快做好今晚要早些休息的决定。

不过现在时间还早。如果在回家之前能再找到一个条件满足,能够进行属性与技能提升的工作,那……

她再次移动视线,试图在周围找到另外一个布告栏。

在她印象里布告栏基本上不会单个出现。

她看了一圈,视野里除了正在走动的行人、开满五颜六色花朵的花坛,以及正弯腰给花草浇水明显是仆从打扮的人之外,附近并没有其他布告栏的踪影。

她想了想,开口拦下正提着水桶从她面前走过的青年进行询问。

“其他的布告栏?”

对方“嘶”了一声,“确实是有。不过这已经是之前的事情了。”

南茜惊讶:“欸?之前的事指的是……?”

青年:“准确来说也就是两三天之前的事,呃,应该是两三天吧。”

“正好来到蓝昼镇巡逻的圣骑士长发现异教徒在布告栏上张贴不大好的东西。”

青年说着忽然抬起脸,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只能说幸好当时巡逻的是圣骑士长大人。听玛丽夫人说,即便被圣骑士长用光元素净化过好几遍,路过的时候还会不自觉让人咳嗽起来呢。”

“残留的暗元素实在是太多了。”

南茜眨了下眼:“那……既然现在已经拆掉的话,想要查看招工信息的话要去哪里看呢?”

她说着指了指一旁的布告栏,“毕竟明天上午有很重要的事,我想知道之前贴在上边的招工信息去了哪里?”

“唔……”

青年的视线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沉默了一小会,“负责祷告管理的泽尔先生撕下来的时候好像没有丢掉……哦对了,泽尔先生把它们给了巡逻的圣骑士了。”

南茜点头,接着微微俯身:“我知道了,感谢您的解答。”

*

与好心的青年分别后,南茜又在不大的蓝昼镇上转了转。

大抵是她运气不大好,直到她因为疲劳而听见健康值下降的趋势,她才意识到现在并不是圣骑士们巡逻的时间。

——那就换一种更加直接的方法。

她站在阴凉的树下休息了一会,将视线放在不远处正在营业的几家店铺上。

第一家店铺店长:“工作?抱歉,今天还不需要。你可以明天下午再来。我的店员会在晨间祷告结束后重新张贴招聘告示。”

第二家店铺店长:“唔,日结工作么?目前不缺呢……或许小姐你能制作药剂吗?(魔力值≥60,[魔法lv1]及以上,各项属性50,健康值95)”

南茜看了眼已经掉到87的健康值:……

店长:“说起来,小姐的精神看起来有些疲惫呢。还是等休息好之后再过来哦。”

第三家,第四家……

问了一会,发现都那些店铺都没有用工需求的南茜抬手抹了抹额间的汗,步行回家。

*

南茜洗了个能够缓解些许疲惫的澡,坐在卧室的圆桌前。

桌上是洗澡前就摆放好的纸笔,她需要记录一下今天发生的事,及她下一步的注意事项。

目前那五位可攻略人物,触手生物奥里,史莱姆莱尼,法师首席双子穆尔、穆勒斯特,还有作为新手引导者,同时也是玩家青梅竹马的圣骑士长伊赫。在非必要情况下,要尽量避开他们。

毕竟他们今天聚在一起的行为……有些奇怪。

南茜抿了抿唇,笔尖在他们的名字末尾画了个问号。

哦不对,应该是六位。

想到那只始终不肯露面只肯露尾巴的龙,南茜想了想,还是把利维坦的名字加了上去。

还有,系统之前类似发生故障的滋滋声和那几声“失败”她也有些在意。

才在纸上写完,意识到自己现在仍在没有退出键游戏里的南茜笔尖一顿。接着她若无其事地将笔轻轻放下,拿起面前的纸揉成一团。

正准备扔进垃圾桶里时,她想了想,最终还是将纸撕碎成条。

*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