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铃忆》转载请注明来源:泡书吧paoshuxs.com

“慌什么?又不是没有见过。”花千澈看花染身上无伤,面色稍稍缓和,镇定后问道:“伤损如何?”

花染回头看了眼那些走得极慢伤残人士,明白阁主问的不是他们,低声道:“弟子们无一人受伤。”

无一人受伤?

花千澈顿觉心中沉闷,他是收到沈戎的求救信才快马加鞭赶来清泽林的。作为护阁统领,沈戎带领一众弟子外出游猎,助他们武修锻炼,已有两年时间。花千澈闭关的一年里,对阁内事务并非一概不闻,沈戎为人恭敬谨慎,帮朝雾阁度过最危难的时刻,之后又恪尽职守地带弟子习武,饱受阁中弟子尊崇赞誉,他也早将之视为左膀右臂。但半月前沈戎提出想要离开,被花千澈一口回拒后消失一旬,四天前他又突然回来私拿了令牌调动朝雾阁弟子去收服树妖。虽事出紧急,但这些事情都不是沈戎正常的行事作风。

难道真得存了必走之心,已经谋了其他更好的出路?

在收到求救信之前,花千澈还在苦想如何留下这难得的助手,但看到沈戎的信中说自己武功受损,朝雾阁弟子在清泽林中性命不保后,他立刻做了决断。沈戎的外功内力绝对不在自己之下,除非是他不想,否则,朝雾阁的弟子绝对不会身处险境。

拿朝雾阁人的性命来开玩笑,花千澈定然不会再重用此人,但也不会让他轻易离开。沈戎对朝雾阁的掌控不弱,这两年阁中的人也习惯了听从他的号令,若是他投靠了敌人,岂不成了朝雾阁最大的威胁?

花千澈来之前就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若信中为真,就算自损八百他也要废了沈戎;若信中为假,只要不离开朝雾阁,无论沈戎提任何要求,花千澈都会欣然应允。

他的指腹轻轻敲着剑柄。看沈洛凡不再像往常一样安排花染救治伤者,更加心寒。但花千澈不知道他为什么非想要离开,也不知道什么才能让沈洛凡甘心留下。目光移向他身边的人,那女子愤然地擦去嘴边的血迹,倒是和风之念有三分相似。

她虽能拆分七十二道剑术,但不敢抵抗烈火焚心掌,解个定身术都能吐血,内力还不到风之念的一成。

他花千澈的妹妹绝不会那么脆弱。

朝雾阁后来的人用担架将伤者抬到阴凉处就地医治。先前的捉妖人已经被花千澈吓走了一半,余下的看到林里出来的人的模样后,已知其中险恶,又自觉离开二三十人。

听着剩下十几人互相探讨功力法器,看他们抱团匹配成的八人两组,花千澈又开口警示道:“三月前,我已经在此林中布下三层法阵。你们在八卦镜上看到的只有夜枭,是因为其中的妖兽想用它们掩盖真实面目。在下并非打击几位入林的决心,我也很欣赏你们的勇气,只是好心提醒一句,以方才这位姑娘的外功为准,若是在她之下,还是谨慎入林,以免丢了性命。”

他语气正肃尊重,和对那几名的少年的威逼态度完全不同。捉妖修士稍稍犹豫。沈戎补充道:“三层法阵已破,诸位入林,无人相护。”

花千澈深深看了他一眼,也发现了紧盯着自己的风之念,不愿再理会两人,即刻上马奔入林中补阵法。花染又上前解释道:“我们正在全力修补被破坏的阵法,天黑之后林中更加危险,这是朝雾阁特制的防身符,几位侠士归途中若遇危险,此符可保一命。”

那符箓画法奇特复杂,法力强大,十分珍贵,朝雾阁弟子每人每月只发一张,从不外传,风之念看着花染手中的护身符,心道:这些人得了符箓只怕会更加放心大胆地入林了。

不想花染一一发完符箓,那些人的纠结之色瞬消,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待他们的人影彻底消失,花染道:“沈大哥,我按你说的做得不错吧。”说着看向一旁的风之念,他只记得她和花千澈认识,并没有看到两人打斗的场面,当下央求道:“好姐姐,求你帮我保密,这符箓是我攒下的,送人不算违犯阁规,你千万不要告诉阁主啊。”

风之念心中只赞许他的做法周全,带着受伤的人出来让人知难而退,送出护身符又不落强占妖兽的骂名,早忘了什么阁规戒条。她看身旁男子气度非凡,不着朝雾阁弟子服饰,但对花千澈自称属下,随着花染喊人,又怕失了分寸,转而问道:“敢问这位侠士尊姓大名,如何称呼?”

“啊?你不认识沈大哥?”花染第一眼就觉得两人应该相识,不仅仅是因为沈洛凡见到风之念没有照常退却半尺距离,风之念又会朝雾阁的传音术,而是两人给他的感觉十分熟悉,他眼睛一转,先朝沈洛凡介绍道:“沈大哥,这就是那日江府搭救我和兄长之人。”

沈洛凡:“嗯,我知。”

花染一顿,发觉自己还不知道风之念的名字,正想问人,又听沈洛凡道:“私送符箓之事,我不曾交代,再不入林,我不能保证阁主不会知道。”

“你——”花染知道沈洛凡不会告状,这么说是为了支开他,也是提醒他不要忘了今日的任务,便恼笑着朝林中奔去,边跑边喊道:“你快点啊!等着你一起抓妖怪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珅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泡书吧pao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