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书吧【pao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印度神话,天帝今天不上班》最新章节。

梵天老眉微皱,露出担忧之色。

“因陀罗现在苦修,毗湿奴恐怕要着急了!”

“这是为什么?”

娑罗室伐底女神歪着头,明眸之中闪过一丝疑惑。

毗湿奴乃是三相神之一的护世神,就算是天帝苦修,和毗湿奴也没什么关系啊。

梵天摇了摇头,对着自己的妻子眨了眨眼,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你不要忘了敝衣仙人的诅咒!”

梵天道。

经过梵天的一句话提点,身为智慧女神的娑罗室伐底立刻明白了其中的诀窍。

她于梵天界中,望向三界之下的乳海。

果然那承载世界的蛇床之上,毗湿奴的身边已然失去了一道身影。

“我明白了,他的妻子拉克什米是财富女神、吉祥天女,敝衣仙人诅咒众神失去财富和奢华,作为财富的象征,拉克什米也从毗湿奴身边消失了。”

娑罗室伐底女神抱着凤头琴,恍然大悟。

梵天点了点头。

“三相神不能随意降临,否则会引起世界波动,这有悖于护世神之责,要有一定的因果他才能动身,这就需要天帝因陀罗还有众神去请他,可现在天帝却在苦修……”

“毗湿奴应该很苦恼吧!”

梵天嘴角微翘道。

“夫君,为什么我觉得你在幸灾乐祸。”

娑罗室伐底女神美眸微动,侧首望着梵天,轻轻一笑。

“我不是,我没有,你看错了!”

梵天转过头,眼珠转动,眼神闪躲,嘟囔道。

……

无穷无尽的乳海之上。

这是万物之海,一切的源头,是世界的基底,三界都在乳海之上。

千首蛇王舍沙弯曲成盘,巨大的身躯长达亿**,绵延不尽,作为蛇床,承载着护世神毗湿奴。

此时,千首蛇王舍沙慌张地吐着舌信,尾巴无措地掀起滔天大浪,一千个脑袋望向了自己的上主毗湿奴。

“上主,主母怎么突然消失了?”

舍沙问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超究极武神崩坏
【女主版简介】当28世纪最优秀的游戏公司们:任天堂、索尼、育碧、微软、EA、SE……等宣布联合组建工作室时,人类历史上最划时代的游戏就此诞生。完全潜入式开放世界RPG冒险游戏:《AliceGame(爱丽丝游戏)》。游戏发售当日,幸运抢到游戏机与卡带的少女爱丽丝登陆游戏。下一秒,她发现自己身处一座陌生的城市,手中是好不容易抢到的最新款SLP(SuperLevelPlayer)游戏机与一套空白卡带。1
其他连载276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